小区路面改造施工 2.4万余户居民迎来新生活
发表时间::2020-08-20 10:37:00来源:济南文明网

小区路面施工改造。

  “道路什么时候硬化?到处坑坑洼洼的,太难走了。小区的下水道经常堵,每回刷碗冲厕所都小心翼翼的,现在是夏天,用水高峰期,万一堵了可就难办了……”85日,在月季园小区物业办公室,82岁的老住户林教才正认真地提着建议。 月季园小区建成于1994年,历史久、设施差、环境糟,是个典型的老旧小区,住在44栋楼上的1300余户居民生活条件受制约,意见比较突出。借着创城的东风,在政府的牵头下,小区的水、电、暖、物业目前正在全力改造,居民的家里家外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 坐在老人对面的是改造项目建设单位的几名代表,老人提的建议有的属于他们业务范围,有的不属于,但他们都一一记录下来。最近老人来得略微频繁,他们已经习以为常,甚至有点高兴,因为他们知道,老人来是出于信任,是对他们工作的认可。 就在几天前,林教才家拆除了锈迹斑斑的水管,换上了美观安全寿命更长的PPR水管,从此告别了跑冒滴漏,实现了健康饮水,而他没有花一分钱。 针对月季园小区供水主管道超期服役、时常漏水的情况,建设单位克服地下管网复杂的困难,全部予以更换,并免费为所有居民更换了入户水管。同时,围绕“水”的问题做文章,安装了新的屋面落水管,并有针对性地做了楼顶防水处理。 林教才老人提的建议其实早在规划之中,而且巧的是,小区西侧的一条主干道路第二天就要铺设沥青。几位代表当即带老人去看了道路清扫现场,同时告诉老人,这两天就会有清粪车进驻小区,全面清理污水管网。看着拓宽了的路面,多数建议得到答复的老人满意地走了。 创城不仅要面子,也要里子,更要创到群众心坎里。月季园小区居民对此深有体会,他们关心的另一件大事也在解决中。 小区相关负责人王红领着记者走进居民楼,打开墙上一个崭新的白色箱子指给记者看,“这里面是暖气入户的阀门和热量表,目前还在安装中。全新的供暖主管道已经铺设完成,每个单元加装了热平衡装置,可以把温度、压力等数据实时传送到远程调控平台,实现智能化精准供热。” 让王红高兴的还不止于此,建设单位更换了换热站,将供暖方式由串联改为并联,还入户指导居民更换管道,这将为她解决一个大麻烦。“串联供暖弊端多,高楼层很热,低楼层不热,温差很大,而且在解决个别住户暖气不热问题的时候非常盲目,通常需要关闭单元一侧所有住户的供暖阀门,挨家挨户拆管道找堵点。加上各家各户暖气管道老化,维修难度大,费时费力。每年供暖期间,我们要花一个月时间解决漏水和不热的问题,维修工经常顾不上吃饭。”王红笑着说,这样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建设单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下一步将把月季园小区物业提升作为改造重点,实现路面硬化、规划车位、搞好绿化、完善消防设施、安装监控、更换路灯、楼梯间粉刷等等,任务虽然还很艰巨,一个焕然一新的月季园未来可期。 首批与月季园同步改造的还有24个移交地方管理的莱钢老旧小区,总共涉及18000余户居民,最“年长”的小区建成于20世纪70年代,居民的改造需求非常迫切。据统计,截至目前,这些小区室外供水主管道和各单体楼内楼梯间公共管道安装已基本完成,总体完成该项工程量的95%,现在正进行入户水表安装施工,计划8月底全部完成;室外供暖主管道和各单体楼楼梯间内串联改并联公共部位管道安装基本完成,同样计划8月底全部完成;累计完成197栋楼屋面防水改造,完成率95%;金鼎北区及北赵园、湖滨园、玫瑰园已完成楼梯间窗户更换面积2810平方米。供电线路从6KV10KV的升压改造一并进行中,目前已在这25个小区铺设高压线路30多公里,新装箱式变电站115个,提升了用电可靠性,解决了往日打雷下雨经常跳闸的问题,而且老旧线路将全部拆除,改善空中“蜘蛛网”遍布的杂乱局面。 受益群众覆盖面不断扩大,据了解,第二批老旧小区改造计划正在积极推进,涉及居民6000余户,目前改造预算书已经编制完成。 前后两批老旧小区改造投入将达到5亿多元。创城为民,创城惠民,大手笔的投入仍在继续,旧貌换新颜的新小区、站在新起点的新生活值得期待。 分两批改造的老旧小区,水电暖和公共设施将有质的提升,关系着2.4万多户居民的切身利益,投入5亿多元,不可谓不是大手笔,不可谓不是动真格。对林教才老人的一句话,记者记忆犹新,“原本以为创城就是打扫打扫卫生,整治整治广告牌,让老百姓走出门来看到的更干净更利落,没想到创城走进了家门,解了小区这么多人这么多年的心病,怎么也没想到,怎么能不说好!” 创城是个大工程,需要广撒网,对照各项硬性标准持续发力,久久为功,让创城成果普惠所有市民。创城也是个微工程,要找准小切口,针对部分需求最迫切的市民,就他们反映最强烈、利益最直接而又无能为力的问题精准施策,快速解决,当好“后勤官”,让他们感受到最贴心的民生关怀,继而自发参与到创城中来,凝聚起全民创城的磅礴力量。

  

  

  

  

  

  

  

  

  

  

  

  

  

  

责任编辑:杨 金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