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  讲文明树新风  |  文明创建  |  道德模范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  |  他山之石  |  文明播报  |  魅力济南  |  礼仪讲堂  |  文件汇编  |  主题活动  |  文明风采
 
首页 > 文明播报

【非遗传承】章丘铁锅:电商平台上再造“传奇”

来源:济南文明网   2018-02-06 15:38:00

由于打制铁锅时的噪音太大,耳塞成为每个工人必备的劳保用品。(图片来源:济南时报)

铁锅全部手工敲打制成,一口好锅要经过上万次的锤打。(图片来源:济南时报)

  1月30日,在章丘龙山街道的一处院落里,“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不绝于耳。这里是冯全永的手工铁锅厂,26个铁匠师傅各自头顶白炽灯,戴着口罩和耳塞,手里的铁锤用力锤打在一口铁锅之上。

  已“没落”几十年的章丘铁匠,在这处院落内展现“重生”之势,借力电商平台,他们的底气令人瞠目——一口手工铁锅,最高敢叫价6999元。

  一定程度上,冯全永的这处院落,具有传承和创新的意义。

  章丘铁匠重回镜头前

  从刚开始的三四个月卖出去一口,到后来一个月卖出去两三口,再到现在年销售量过万口,冯全永的手工铁锅店出人意料地火起来。他的“同盛永”手工铁锅甚至在电商平台上创造了“传奇”——叫价最高6999元/口。

  2017年7月,冯全永带着铁匠师傅和他们三万六千锤打出来的铁锅去杭州,参加淘宝造物节,马云不仅带着联合国大使来到他的展位,还亲自演示打锅的动作,这让冯全永激动不已,他的章丘铁锅看似又上了一个台阶。

  “我们家,没有完全相同的一口锅。”冯全永颇感自豪,他们的铁锅经过上万遍的手工锤打,上面的锤印会越来越细,直到看不见锤印摸不到锤坑,这才算是一口可以出售的成品锅。所以在他的手工铁锅店里,每口锅的纹理都独一无二。

  冯全永标价最高的手工铁锅为6999元,是84岁的老铁匠王立芳打的,老人从16岁就开始打铁。“(这口锅)工艺和外形都沿用了百年前的制作工艺,锤打锻数在6万锤以上,仨月才能出一口,算是绝版了。”冯全永说。标价最高的这口锅也算是王立芳老师傅的收山之作,而在冯全永的淘宝店里,更多的是标价三四百元不等的平价锅。

  谈起手工铁锅的意外火爆,冯全永说有些歪打正着,他此前既不是铁匠,也不是章丘人。2009年的一天,他偶然在馆驿街的一家厨具店花65块钱买到一口章丘手工铁锅,那口“发亮”的手工铁锅让他欢喜不已,并因此打起了手工铁锅的主意,“我上淘宝搜手工铁锅,结果一家都没有。”冯全永隐隐觉得,这可能是商机。于是他兼职开起了网店,“有人买就去厨具店拿了发货”,慢慢地客户群越来越大,铁锅供不应求。

  后来,冯全永干脆辞掉工作,赶赴章丘找寻铁匠,决定专心做锅卖锅。其间他拜了章丘闻名的铁匠吴克谦为师,吴家的老字号即是“同盛永”,到冯全永已是第六代传人。因为冯全永在电商平台上的推广售卖,曾经闻名的章丘铁匠也重新回到了媒体镜头前,他们手工打锅的照片出现在网络上,并被广泛转载。

  曾经的辉煌与“没落”

  令冯全永没想到的是,起初到章丘找寻铁匠并没有那么顺利。那些老铁匠们大多早已放下铁锤,不再打铁,有的铁匠师傅宁愿去给人看大门,每个月拿一千多块钱的工资,也不愿意再出山打铁,“干伤了,给多少钱也不干了。”

  要知道,章丘素有“铁匠之乡”之美誉,曾有“章丘铁匠遍天下”之说。据统计,上世纪50年代初的章丘,境内人口为73万,约有38万人以打铁养家糊口。“庄庄净是叮当响,锤点压过寺庙钟;家家不用打鸣鸡,锤声连连报五更。”那时的人们用歌谣来描述章丘的打铁盛况。

  时下,章丘的街头却已鲜见铁匠们的身影,只有在乡村逢集时,偶有一两个铁匠拿着锤子在街头“叮叮当当”敲打,为村民们修补断裂的农具。近日,在章丘的市集上,一位正在修补榔头的铁匠说,自己从15岁开始打铁,迄今为止已经干了有30年了,“以前忙,现在不行了。”该铁匠也说。

  老话说,世间有三苦,“撑船、打铁、卖豆腐。”早前,对众多铁匠来说,打铁是一种谋生技能。在没有机械全靠人力操作工具进行生产和生活的年代,铁器对农民来说至关重要,但随着机械化的进步,铁匠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公开资料显示,上世纪80年代,章丘铁匠大军曾在改革中振兴,章丘农具一厂改建为章丘电机厂,章丘农具二厂扩建为章丘鼓风机厂,农具三厂组建成章丘皮革生产加工厂,农具四厂扩建为重型汽车配件厂,县级企业有60余家。此后,有关章丘铁匠的文字记载再难找寻。

  “同盛永”延续至今据称也已有百年历史,其间学徒不少,但坚持下来的寥寥无几。冯全永对此深有体会,“要想做一个成品锅,至少得三四万锤,每个锤子的重量都有两三公斤。打铁极其枯燥乏味,很多铁匠师傅因天长日久打铁,早早地就耳聋耳背了。”

    给这门手艺一个交代

  缺少匠人,冯全永只能一遍遍地劝说那些老师傅们,“春种秋收农忙时可请假,月工资维持在700014000元”,冯全永的诚意终于让他们重新拿起了锤子。

  45岁的李有才就是冯全永劝说来的打铁师傅,他腿部有残疾,不能长时间走动,来冯全永这打锅之前一直辗转各地打工维持生计。“很知足。”李有才简短地说,说完又迅速挥起了手里的锤子。年纪最小的铁匠张明出生于1998年,由于家庭情况不大好,他早早就辍学出来打工,“刚开始坐不住,辞职了两次又都回来了,他妈特地来跟我说,从开始做这个后,他的性子沉稳多了。”冯全永说。

  每年春节前,冯全永都会跟铁匠师傅们口头承诺新一年的合作。“虽然是口头承诺,但是也不能反悔”,这句话,是冯全永咬牙坚持说出的。其实他的手工铁锅也不是一直顺风顺水,2014年,因受到网上冲压锅冒充手工铁锅的冲击——它们以低价迅速卷走客源,冯全永的“同盛永”手工铁锅店甚至一度濒临倒闭。

  “最多的时候,压货压了价值50多万的锅,那时候真想砸锅卖铁。”当时冯全永把家里给他凑的买房首付款都拿来应急了。2015年,跌至低谷的冯全永开始找寻新的出路,他拿着自己攒下来的钱,背着锅,在各地寻找代运营公司和电商平台,并开始包装经营“同盛永”手工铁锅店,升级版的“臻三环”天猫旗舰店也正式上线。冯全永对铁锅还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增加了铁锅的种类和样式,根据用户的需求锻打不同锤数的铁锅,就这样,他的店铺又开始重新走上正轨。

  现在的冯全永,对手工铁锅充满了信心,他甚至还让匠人们在每口锅上都刻上各自的名字,“不仅是锅,更是一种匠人精神。”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拾回匠人们过去遗失的尊严。“曾经有俩外国人从我这买了两口锅,用着觉得好,就又从网上买了十几口送亲朋好友”,自家的手工铁锅走出了国门,这让冯全永颇感自豪。

  同样自豪的还有王立芳,不仅是因为自己的打铁手艺在暮年之际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最重要的是“给自己,给这门手艺一个交代了。”(文中李有才、张明系化名) (济南时报)

  

责任编辑:杨 金增
  主题活动 >>更多
 
 
山东省济南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协办单位:济南市国家税务局    济南市地方税务局    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    济南供电公司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市分行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山东省分行营业部
鲁ICP备08015358号
技术支持:舜网www.e23.cn